•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西峰区张占奎的债务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辩护

    西峰区张占奎的债务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1/30 21:48:16

    再审申请人范秀琴、张伟与被申请人张占奎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3)庆中民终字第362号民事判决,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31日作出(2014)甘民申字第350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本院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决的执行。本院受理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再审申请人张伟、范秀琴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磊与被申请人张占奎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建东、李小会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再审申请人范秀琴、张伟对被申请人张占奎持有的“张玉奎”借条提出异议,但对自己提出异议的诉讼请求未提供新的有效证据,且不足以证明自已所提出的事实主张,依法应负举证不利后果,原审判决认定张玉奎生前借张占奎现金拾万元的事实真实、合法。范秀琴、张伟诉称张玉奎向张占奎借款拾万元用于赌博,证人张锁奎证实张玉奎生前因赌博债务较大,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再审中胡刚飞证实,其舅父张玉奎生前借款参与赌博,但二人均不能证实本案拾万元借款系张占奎借给张玉奎用于赌博的基本事实,本案中也无其它证据充分证实该笔债务属非法债务或属张玉奎生前个人债务。张伟于2012年6月签订的《场地出租合同》,被继承人张玉奎生前参与了租赁场地的建设,是对家庭经营的共有财产投资,收入用于了家庭成员的生产、生活,其所负债务应以家庭共同财产清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贰拾条伍第一款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张玉奎死亡后,范秀琴、张伟使用了张玉奎遗产中的壹万元现金及主张索回了伍千元债权,应视为接受遗产继承。张伟持有的户口本是国家对公民一种行政管理登记制度,具有证明公民身份的效力,而分户是指从原户口中分开登记,分家是指分家析产,证人张琐奎出庭证实:2010年9、10月份,张玉奎打电话让我给分家,我当时说要分家,地方、钱给儿子,是为了张玉奎老了有保障,但未写书面分家协议,后来怎么执行就不清楚了,我就是说了个话。据此,张伟是否与其父母分家,仅凭张琐奎的证言及张伟持有的户口本,不能证实是否按张琐奎的分家意见履行,已分家的理由证据不充分。

    综上,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处正确。再审申请人范秀琴、张伟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原判决应予维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贰佰零柒条、第壹佰柒拾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13)庆中民终字第362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再审中,范秀琴、张伟申请胡刚飞出庭证明,证言内容为:我舅父张玉奎生前于2012年在西峰驿马镇参与赌博,参与人很多,一晚大概输叁拾万元,是借别人的钱赌输了,借谁的钱我不清楚。

    经再审审理查明,本案一审查明的2012年4月12日,张玉奎向张占奎借款拾万

    被申请人张占奎答辩称:民事案件案由是由人民法院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最终确定。本案范秀琴、张伟应负举证责任。证人张琐奎的证言并没有直接证实张伟与其父生前分家的事实,本案应属家庭共同债务,夫妻债务是家庭共同债务的一种,每个家庭成员都负有连带偿还义务,本案处理的是被继承人债务清偿不是遗产继承。

    再审申请人范秀琴、张伟再审诉称:在本案有争议的财产中,停车场是在分家之后用先收取的租金修建,收废品场地是2013年3月1日租出,购买的旧庄由再审申请人居住,均不属于遗产范围。张玉奎生前有赌博的习惯,外债较大,这笔款属赌债。原判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拾万元无证据证实属家庭共同债务,原判遗漏了家庭成员。张伟与其父亲已分家另过,有张锁奎的证言及户口本证实。、申请人不知道张玉奎向张占奎借款的事实,不能仅凭借据证明其主张。

    考虑到本案的实际情况,张占奎上诉提出“由范秀琴、张伟清偿借款拾万元利息”的上诉请求,不予考虑。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壹佰柒拾条第一款第(贰)项之规定,作出(2013)庆中民终字第36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张占奎要求范秀琴、张伟共同清偿借款利息的诉讼请求。撤销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2013)庆西民初字第1104号民事判决,由范秀琴、张伟共同清偿张占奎借款拾万元。以上给付内容,限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30日内履行完毕。如未按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贰百伍拾叁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贰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伍千伍佰陆拾元,由范秀琴、张伟负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贰)》第贰十肆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拾柒条第叁款“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通过二审审理查明,本案中并无证据充分证实该笔债务属非法债务,或属张玉奎生前个人债务,该案中的拾万元债务应属家庭共同债务。张伟虽与其父母分户,但并未分家,作为家庭共同生活的成员对该笔债务应承担共同偿还的义务。故张占奎上诉要求“由范秀琴、张伟清偿张玉奎借款本金拾万元”的上诉请求,应予支持。

    二审审理认为:范秀琴、张伟虽对张占奎持有的借条来源的合法性、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交相关证据否定署名为“张玉奎”借条的证明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范秀琴、张伟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故一审判决认定张玉奎生前借张占奎现金拾万元的事实准确。同时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

    二审审理中,张占奎提交了以下证据:证人苏广钱出庭证实:在2012年4月份,张玉奎要收拾房屋二层,其给新建的庄子上拉了叁千多元的砖;刘元喜出庭证实:听张玉奎生前给其说过,借款主要用于修建停车场。张玉奎生前就购买了停车场、开办了皮鞋店,与张伟没有分过家,在一起生活。范双海证实:张占奎借了其拾万元,后借给的张玉奎。马红涛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活动板房是张玉奎修建的。

    本院二审中,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以上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在一审审理中提交的并经过举证和质证的借条、程小会的证言、《房屋租赁合同》、《南亚商城商铺租赁合同》、《场地租赁合同》、《房屋土地租赁合同》、村委会证明、车辆行驶证、户口本及证人张锁奎的证言等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的意见,综合本案的事实予以分析认定,对一审判决查明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张伟所提交的户口薄的记载显示,张伟夫妻及子女的户口在2009年9月29日与张玉奎分户,没有证据证明张伟名下的财产有张玉奎的投资或份额。张玉奎去世后留下的一万元款项及收回的债权伍千元己经全部用于办理张玉奎丧葬事宜花费,现在实际上遗留的债权贰万伍千元属于尚未实现的债权,故不能作为遗产处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张占奎对自己的主张没有相应的证据支持,故不予采信。综上,被继承人张玉奎没有留有可供继承的遗产,范秀琴、张伟也没有继承张玉奎的遗产,张占奎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叁拾叁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条之规定,作出(2013)庆西民初字第110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张占奎要求范秀琴、张伟清偿被继承人债务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贰千柒佰捌拾元,由张占奎负担。宣判后,张占奎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

    张伟、范秀琴现居住购买他人旧庄一处(购买价格为拾叁万伍千元),属现家庭成员共有,张玉奎所占份额是多少,无法确定。关于停车场内修建的拾间板房的资金来源,证人张锁奎证明,板房的资金来源是用预收的租金修建的;而涉及的西峰桐树街的鞋店,该鞋店门面属于租赁性质,张伟并不享有所有权,张伟提交的《房屋租赁合同》,合同书显示签订合同时间为2012年12月16日,属于张玉奎去世后张伟开办的门市;对于废品收购场地的租赁合同显示,出租方为张伟;对于南亚商城的童装摊位,根据合同书显示,该摊位承租人和经营者为张伟;对于张占奎财产清单中提到的车辆,该车辆注册信息显示注册时间为2013年1月14日,车辆所有人为张伟。现张占奎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提交的“张伟、范秀琴继承张玉奎身后遗产清单”中所列财产有张玉奎的份——也没有证据证明张玉奎所借的拾万元款项张玉奎用于了家庭生产经营或共同生活支出。虽然庭审中张占奎提交了程小会的证言一份,但因为程小会未出庭接受质询,加之证言内容属于间接证据内容,没有其他证据印证,故不予采信。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叁拾叁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本案的焦点是:张玉奎有没有可供继承的遗产。张玉奎生前是否借张占奎拾万元款项。关于张玉奎生前是否借张占奎10万元的问题,经对张占奎持有的署名借款人为“张玉奎”的借条进行庭审质证,范秀琴和张伟虽然对借条予以否认,但抗辩的主要理由是因为张玉奎生前所负债务过大,现在没有能力归还,提出“不敢认”。而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借条不是张玉奎书写的证据,因此应认定张玉奎生前借张占奎拾万元的事实成立。关于张玉奎有没有可供继承的遗产的问题,根据张伟、范秀琴陈述及张锁奎、张玉奎生前所在村民委员会证明:“张玉奎生前经常玩赌,所欠赌债太大,致使家庭经济困难,后上吊自杀。”张占奎也承认“张玉奎生前打麻将”这一事实。庭审中张占奎向法庭提交的“张伟、范秀琴继承张玉奎身后遗产清单”,系张占奎自书,该清单本身不具有证据的效力。经庭审质证,涉及范秀琴、张伟现居住的房屋,根据范秀琴、张伟的陈述及证人张锁奎的证言证实该房屋的来源是“老庄被征用后所得款项叁拾肆万元,张玉奎将拾万元耍赌输掉了,最后盖不起新房,经张锁奎说和,最后以拾叁万伍千元购买了刘来生的旧庄居住,老庄征用补偿款属于家庭共有财产,张玉奎已经将自己份额的款项输掉了,因而购买的旧庄中没有张玉奎的份额。”

    一审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张玉奎与张占奎系堂兄弟关系,两人平时关系较好。2012年4 月12日张玉奎向张占奎借款拾万元,约定利息为每月贰千元。2012年l0月24日张玉奎上吊自杀,为此,张占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继承人张玉奎之妻范秀琴及张玉奎之子张伟清偿张玉奎生前所借的款项。又查明,张玉奎生前与其父、妻子范秀琴、儿子张伟一起共同生活居住。后老庄房屋被征用,因无处居住,经家门兄弟张锁奎说和,最后以拾叁万伍千万元价格购买了村民刘来生的旧庄居住,该处房屋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制性质,没有房产所有权证书。张玉奎自杀后,没有对张玉奎的财产进行继承。另外,张玉奎自杀后在现场遗留现金1万元及借条(属债权)一份(借款额叁万元),在办理张玉奎丧事期间,张玉奎同宗兄弟持张玉奎所遗留的借条向债务人贾廷国索回借款伍千元连同所遗留壹万元款项用于办理丧葬事宜,尚有贰万伍千元款项未追回。